© 2005-2020 不知何时屋前一片金黄映入视野。好一丛菊野生的正在怒放。霜降似秋季的号角那些散布在田地间的菊蕾闻声四起陡然举起千万面金黄的旗帜热烈而执着。一扫百花凋零后的萧索和寂寥。屋门前的菊花似乎也被号角唤醒花朵只有半个拳头大小,颜色却纯正如金清冽的芳香溢满了小院上空。每到晨昏之际总会让人想把盏品茗吟诵词句免不得生出几许雅兴,牵惹出缕缕诗情。正所谓掬水月在手弄香花满衣了我是个懒人本不善侍弄花草。也许是附庸文雅的缘故家里也养了些文竹兰草之类。但因伺侯不周抑或培植不当看着株株小生命变得瘦弱而萎蔫了心情便变得很糟眼眶发热只觉得自己辜负了这些花草。今年雨水不盛院外野生的菊花却执拗般地疯长着。我为自己的无为而治而窃喜也许是缘于野菊那倔强且旺盛的生命力。枝头密密匝匝的缀满的花蕾霜降过后终于激情迸发。灿烂的金黄火焰般的燃烧着。正午时分蜂蝶飞舞竟引来人们不少惊羡的目光。为了一次烂漫的绽放菊花积蓄了一生的精气和时光。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